肺癌 靶向药 PD-1

查看: 83|回复: 1

[病情交流] 母肺腺IV期

[复制链接]

1

主题

2

帖子

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
发表于 2017-11-13 15:3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母肺腺IV期,特罗凯半年效果一般,肺部出现过炎症轻微血栓,很多疑惑求指点

下面说一下具体情况

母亲肺腺癌IV期EGFR19突变+TP53突变,血性胸腔积液,服用正版特罗凯半年,效果一般能够维持,CEA一直缓慢增长。
今年9月份出现咳褐色痰,背痛,CEA涨幅较大。9月25日住院检查发现肺部炎症,少量胸水,无脑转骨转和其他器官转移,CEA 99。
之后主要抗炎治疗,期间由于背痛一直不缓解,服用过10天184,
10月8日炎症好转,背痛和咳褐色痰的症状消失,CEA 降到70多。(不知道是184还是消炎药的功劳)。
另外做了胸水病理免疫组化,结果与4月初份确诊时基本相同。
在准备出院时又发现了轻微肺栓塞,远端小血管有血栓,继续住院治疗血栓至今。

主治医生认为这次的病情主要是肺部炎症,肿瘤病灶没有明显进展和远端转移,特罗凯没有耐药让继续服用,不建议使用184,也不需要再做基因检测。
我目前还是多少有点疑惑:
1)炎症可以使CEA大幅增长,消炎可以使CEA大幅下降吗?不知道这次病情的好转,184和消炎各占几成功劳?
2)如果特罗凯没有耐药,如何解释CEA一直缓慢增长?问过一些病友,建议考虑CMET扩增。
3)需不需要要再次基因检测?第一次基因检测没有检测T790M。
4)是不是有TP53突变的,都会影响靶向药的效果?有没有遇到类似情况的朋友?

大家帮忙分析一下病情,下一步该怎么走?不胜感激!

母亲病情的详细记录如下:
2017年4月1日:
        母亲确诊肺腺癌IV期,血性胸腔积液,左侧胸膜多发微结节,未做放化疗。胸水基因检测显示EGFR19突变与TP53突变。

2017年4月18日:
        开始服用正版特罗凯,有一定效果,胸水基本能控制住,身体状态也不错。
        但CEA没降,一直在缓慢增长,CT显示病灶维持无进展。
        2017/3/30 CEA 37.18
        2017/4/10 CEA 40.48
        2017/5/19 CEA 42.31
        2017/6/21 CEA 45.23
        2017/7/21 CEA 56.7
        相比有些病友使用靶向药后病灶明显缩小,CEA大幅下降,我们的效果算是一般。
        特罗凯副作用主要是厌食,甲沟炎,皮肤粗糙,脱发。

2017年8月21日:
        意外崴脚,造成趾骨骨裂。需要静养8周不能负重。不能活动,感觉对病情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2017年9月初:
        母亲开始偶尔咳嗽,有铁锈色痰,不发烧,后背逐渐感到疼痛。

2017年9月15日:
        复查:           CEA 87.89
        CT显示肺部有炎症,进行了一周的阿奇霉素输液消炎不起作用。

2017年9月25日:
        住院治疗,        CEA 99                                       
        头部核磁与全身骨扫描:无脑转骨转;
        胸部、腹部CT:显示左肺上叶炎症,少量胸水,胸膜微结节,无其他转移。
        开始用莫西沙星消炎、还有康艾注射液等药物辅助。

2017年9月29日:
        气管镜检查,左侧气管狭窄扭曲,未发现气管转移,顺便做了清洗。同时继续输液抗炎治疗。

2017年9月30日:
        抗炎输液五天,背痛症状未见好转,开始决定尝试联184,每天50mg。同时继续输液抗炎治疗。

2017年10月8日:
        服用184八天,暂停服用一天
        复查:        CEA 70,胸部CT显示肺部炎症明显好转,肿瘤病灶未见增大。
        背痛症状基本消失,不在有铁锈色痰。
        不知道这次病情好转,184和消炎药各占几成功劳。

2017年10月8日~10月9日:
        服用2天184。        

10月11日:
        因为有血性胸水,担心加重出血,听从医生建议停用184至今。

2017年10月13日:
        下午上完厕所出现气短症状,感觉像刚爬过楼。

2017年10月14日:
        做肺部CTA,发现轻微肺栓塞,远端小血管有血栓。继续住院治疗血栓。

2017年10月14日至今:
        大株红景天注射液,康艾注射液,早晚亿诺肝素钠注射液。要有一些护肝增强免疫力的药物。
        心率,睡眠70左右,静卧75,静坐80-90,轻微活动90+。

2017年10月20日:
        断断续续出现了低烧,不知道是不是19号去领赠药时吹到风了。

2017年10月26日:
        基本上不发烧了,早上做了CTA等待结果。

2017年10月28日:
        CTA结果,血栓治疗效果很好,肺部血栓都融了。出院回家。

2017年11月1日:
        咳嗽突然增多,又开始吐带血的褐色痰,而且半年前穿刺的针眼处发现一个硬结,周围有些肿胀。后背又开始不舒服。

2017年11月4日:
        咳嗽加剧,开始吃头孢地尼消炎。之前出院时肝功能不正常,医生说暂时别吃太多药一直没用消炎药。

2017年11月6日:
        吃了2天消炎药,感觉咳嗽略有好转。去医院做检查,10天CEA从60多升到130多!转氨酶,血小板也涨了不少。医生开了住院。
        这次的病情来的有点凶猛。

2017年11月8日:
        再次住院,居然还是同一个病房,同一个床位。开始用消炎、保肝、提高免疫力、辅助抗癌的药。

2017年11月9日:
        咳嗽、吐痰有所好转,后背也不痛了。
        重新抽了胸水,送去做全基因检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1

主题

461

帖子

67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7
发表于 2017-11-13 15:52:49 | 显示全部楼层
1、即使有对应突变,一款靶向药用药后的效果包括:完全缓解、部分缓解、稳定、进展(无效)4种,楼主妈妈可能碰到第3种情况:稳定;
2、倾向于特罗凯联合XL184后压制CEA上涨,即使对于EGFR野生患者,特联184都能获得近5个月的mPFS,远高于单用特的mPF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