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 靶向药 PD-1

查看: 86|回复: 0

癌症晚期病人如何才能达到“善始与善终”?

[复制链接]

7

主题

7

帖子

1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5
发表于 2018-3-7 16: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现代医药科技虽然发达,对癌症能加以控制,但病人在治疗过程中往往需面临疾病复发及死亡的不确定感,使得在心理、社会及灵性上产生极大的适应问题,也成为医疗照顾上关心之所在,尤其晚期病人面对疾病及死亡的威胁,影响生活品质至钜。

  癌症晚期病人往往在最后岁月中饱受各种癌病相关的身体不适症状及心理、灵性的折磨,家属也受尽失落、恐惧等身心煎熬,因此,癌症病人一旦进入晚期阶段,常会感受到身心健康日趋恶化,也因死亡的威胁越加迫近,了解到自己的生命的有限性,在面对这种无法改变的压力经验时,将对自我产生冲击,造成其在心理上极大的适应障碍,尤其是焦虑与忧郁的负向情绪。

  晚期病人朝向死亡的过程中,身体功能逐渐衰败,心理处境也渐渐出现不安与惶恐。大部份晚期病人均需面对疾病的无法改变、生活的失去控制与死亡的威胁,面临这些压力经验,使其形成不同的心理意义,因而导致心理适应障碍,故而焦虑情绪之形成主要是面对疾病与死亡的害怕和恐惧,因而癌症病人害怕死亡的原因有如下几项:

  但要如何才能达到“善始与善终”?

  一、照顾者要学习面对死亡,才能更贴近病人的心灵:

  晚期病人可能会担心自己死后会到那里去,死后的世界如何等问题,因此越接近临终,死亡的恐惧感会变得越真实,而临终处境的生命照顾是无法透过控制来得到慰藉的。因此,临床上医护人员虽是一位照顾者,但在照顾的过程中,病人的死亡往往也引发个人的失落及对死亡的恐惧。

  所以,当自己面临到“他的忌日是我的生日”时,就如同看见自己的死亡,同时也是在面对自身对死亡危机的情感反映,而产生死亡的恐惧,因此更能体会到病人的立场,例如有护理人员谈到:“自己的生日,也在今日,有位病人往生,是基督徒,教友唱圣歌祝福,去协助处理后,就至邻床病人陪伴,双手握着病人,正当“奇异恩典”的歌声出来时,心好酸!小声对病人说“今天是我的生日”,病人亦轻声“生日快乐”,突然感觉死亡好近,本来想安慰病人的,但心被触动了,所以只有回答:“希望今天都平安”。

  回宿舍做其他的事来转移这种感觉,而病人呢?整日躺床上,我怎么能告诉病人不要有死亡恐惧呢?”藉由自己经验到死亡恐惧而体会病人那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因而引发更敏感地去了解及照顾病人,“看到死亡如此靠近,打下去没事,但亦无隔开,昨天上班时其实想隔开,所以不说话,也不深入,但后来自己醒悟,有了新体认~病人的夜晚好孤单,尤其是死亡恐惧来临时,…但是病人不会说,那种感觉病人说不上来,只有靠着我们敏感到,而安心去做。”

  二、死亡可以是美好的及共同筹画的:“如果死亡不能避免,那你会希望能有好死?”面对死亡虽然恐惧,然若能力行全人及全家的照顾,使病人及家属都能做好死亡的准备,死亡可以是美好的,而且死亡也是可以共同筹画的,而“善终”即“死亡”有可能是“好”的。安宁居家护理师说到:“我最近照顾一位老奶奶,她问我“你看我会怎么死?”,我问她“你想怎么死?”,奶奶回答“我希望在睡梦中”,“那我们就祈祷,请求上帝做功,帮助您”,奶奶还跟我讨论死后要穿那一件旗袍,现在录音准备死后给自己的老朋友。我这星期给她的功课是:〝让她准备遗照及过逝时要穿的衣服〞,虽然病重但每天还是有期待,就像每天她还是会看马英九及王金平的发展,所以死亡可以是快乐的。”

  三、生死两相安:

  死亡是人类共有的宿命,死亡并不只有病人须面对,所有人其实也是在面对自身的死亡与未来的结局,在疾病晚期处境下的照顾已经不同于一般的医疗,是“善终”的照顾。然而许多医院死亡病人的家属事后回想起来,认为病人的死是“不慎与不善”,因而造成遗憾和悔恨。是故,达成善终不能只单方面的注重病人的照顾,唯有了解且力行全人及全家的照顾并本着视病犹亲的精神,方能达成生死两相安的境地。因此,安宁疗护医护人员应厘清自身的角色定位,从“我还可以多做什么?”到觉知自我可以做为一个灵性的存在,感受与病人同在,与病人共同站在死亡的立基点上,用灵性贴近病人,虽然病人仍旧痛苦,但护理人员如同看着自己的死亡预演,便与病人产生了“灵性共振”。

  前述案例提及居家老奶奶虽然来日不多,但她仍可为自己准备遗照及过逝时要穿的衣服,并录音留给老朋友等为死亡做好准备,最后如其所愿在“睡梦中死亡”,家属非常感激居家护士为老奶奶所做的一切,护士对老奶奶能画下完美句点,感到压力释放与安心;由这个案例让我们学习到病人、家属及护理人员在面对死亡的课题时经由内在情感的交织,分享彼此内在的自我,共同为死亡做准备,而当死亡真实来临时,了然以对,达到生死两相安的境域。

  总之,晚期病人由于生命的有限期,在病人和家属最无助时医护人员就像他们的一根浮木,在照顾病人的过程中自己过去的伤恸也有可能被疗癒,在安宁疗护照顾的场域中,医护人员应常思索“能为病人多做什么?”但当面临死亡如此接近时亦同样会有死亡的恐惧与焦虑,因此,更能去体会病人的立场,和其分享彼此内在的自我,且在互动的过程中彼此找到了蜕变的力量,促使自我的成长,而能更用心且敏感地去了解病人和家属的需求,提供更宽幅的照顾,而达到彼此身、心、灵及社会平安之境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